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产品介绍

国家已有顶层设计和制度保障
    两年的培训有两个环节贯穿始终:一是每次集训都组织研讨会或论坛,采用无领导发言的方式,增强学员的学习主动性,发现存在的问题。二是要求学员结业时提交一篇不少于1.5万字的论文,锻炼学员的科研能力,促进其对传统文化的学习。“这样他们回去后,就能发挥‘种子’的作用,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各个地方和学校落地、生根,长成参天大树。”刘明远说。
  “在高中开设传统文化课程教育阻力重重,家长阻拦、不少学校负责人也不同意,原因就是有高考压在那儿。”江苏省泰州口岸中学历史教师、“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名师高端研修班”学员史海燕,谈起自己在学校开始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经历,她直摇头。
  实际上,史海燕的遭遇并非个例。除了要解决课程、师资等难题,家长和社会认同也是制约优秀传统文化在校园扎根的一个重要原因。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不能只让孩子们待在课堂上。结合传统文化教育教学,让学生走进历史古迹、文化遗存开展研学旅行,也是一个行之有效的途径。但出于课时安排、人身安全等考虑,很多学校在组织这类活动时,也是慎之又慎。正是出于以上思考,所以历代,特别是在盛世中,都会根据当时社会的需求翻印传世的典籍。显然,这就是文化继续传承和发展所必需的重要物质基础。为便于人们收藏、使用,于是又有了后代所谓的“丛书”的编纂。国家已有顶层设计和制度保障,怎样进一步转变教师和家长的教育观念,怎样形成多元互补、相互协作的教育格局?对此,江苏第二师范学院副院长潘文表示,要形成多元互动的教学体系,还需要新闻出版广电界大力宣传普及,高校科研院所发挥资源优势并加强与中小学的合作交流,整合社会力量优化网络教育平台,这样才能融全社会之力,让优秀传统文化这棵大树在中小学生中长得根深叶茂。 文化传承得如何,则主要取决于个人、社会和民族对自己民族文化的自信、自觉和自强的程度。接受了传承下来的民族文化,如果再了解一些别的民族文化,异同相较,就会产生文化的自信;再进一步,知道了自己文化之所以然,视之如命,方可谓之自觉;在这基础上,广泛了解世界上几种影响深远的文化,从中汲取自己民族文化之所缺,使二者融合,推进自己民族文化的再创造、再升华,此可谓自强。由此可见,文化由自信而自觉、而自强,都是以文化传承为基础的,也可以说,自信、自觉、自强乃民族文化“传”与“承”必备的主观条件。三者相续相补,互促互彰,缺一不可,乃传承真谛之所在。总而言之,人类、民族要永存,要发展,就需要传承文化,发展文化。反观社会中的每一个体,亦莫不皆然我们家昊昊现在真像是被‘拉魂腔’拉住了魂,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要听一段,戏瘾比我还大!”日前,记者来到徐州市铜山区采访,临近下午放学时间,该校两个学生家长在拉家常,声音不大却引起了记者注意。
  “拉魂腔”是分布在山东、江苏等接壤地区的一种地方曲艺,学名柳琴戏,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推动非遗进校园背景下,2014年初,铜山新区实小选拔30名学生成立了校级“柳琴小剧团”,指导教师只有音乐教师王芳一人。“由于种种原因,柳琴戏离老百姓越来越远。整个铜山区柳琴戏传人不足10人,且都已50多岁了。”王芳告诉记者。
  为解决师资问题,受“小先生制”启发,该校采取先系统地训练苗子,再让他们教其他师生。几年下来,该校热爱柳琴戏的师生越来越多,剧团骨干成员不仅学习上去了,生活方面也愈发独立。
  相比传统曲艺,优秀传统文化范畴更大,怎样系统地培训师资?对此,江苏第二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院长、教育部国培计划示范性项目“中小学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负责人之一刘明远认为:“目前在中小学实施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在一定意义上具有拓荒性质,这个阶段,紧抓‘关键少数’最为重要。”  时代呼唤着今人能站在新的历史高度,再一次精选中国常用而重要的典籍,以当代人的学术水平和智慧进行细致、严谨的整理,编出一套满足当代社会的需要而又足以传世的丛书。它将成为我国典籍永续传承链条上不可缺少,甚至是相当耀眼的一环。
  恰好,就在中国进入新时代、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巨大变革之际,浙江人民出版社毅然承担起这一重任,组织国内众多学科的杰出学者建立编辑委员会,着手编纂《中华传世藏书》。各位委员殚精竭虑,各尽其责,编委会全面统筹,层层把关,终于完成了这部汇集先秦至晚清近700种典籍、逾2亿字的巨著。这部大书是文化、出版、学术界向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国家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奉上的一份厚重的文化之礼,也是又一朵向世界展现中华文化的蓬勃复兴之花。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播、传承。一年多来,各地中小学在优秀文化传承中做了哪些探索?其间,遇到了哪些有共性的问题?如何寻求破解之道?
  近日,南京市江宁区将军山小学的一间画室里,摆满了数百幅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生肖画作,其中一幅画有黑白大狗的国画格外吸睛。
  “要先画狗的眼睛,然后用大毛笔点上这个很淡的颜色,勾出狗的整体外形,再用比较深一点的颜色……”看到记者对自己的作品感兴趣,该校六(4)班学生黄子恒现场比画起来。
  “参展的学生画作有1900多幅,经过筛选,画室集中展出400幅,其余作品在各班的展板前展出。这是我校开展十二生肖校本课程8年来的部分成果。”将军山小学副校长张屹说。
  立足传统文化进课堂,将军山小学近几年开发了20种十二生肖为主题的校本课程,涵盖美术、音乐等多个学科,其中美术类课程就有5种,包括水墨生肖、线描生肖、剪纸生肖、手工生肖和泥塑生肖。不仅激发了孩子们对美术的热情和爱好,也培养了孩子们对传统文化的浓厚兴趣。 作为教育部2017年新增的22个教师高端研修项目之一,主办单位江苏第二师范学院从省内各地选拔50名教师,其中不乏名校长、特级教师、教研人员等。以理论教学与一线观摩的培训方式,以名校的文化建设成功经验为范例,探索以传统文化为核心内容建设校园文化的路径与方法。
  
  “我们也知道教育部等11部门出台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但很少有教师主动组织学生外出研学。最多是以班级为单位,在附近的一些文化遗迹或公园中组织学习活动。”诸向阳说。 文化自身有其生命力、不期而然的延续能力,因为它一般都内化在个体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欲罢不能”。但是,当一个民族对自己的文化不自信、不自觉,更不自强时,民族文化便只能遗存在典籍中、历代文物上和老百姓的记忆里,那就难以抵挡外来文化的风吹浪打。而一旦作为民族生存和心灵之根的文化不再能撑起民族、国家灵魂的大厦,则必导致国将不国。
  文化靠什么传承?或曰传承的“管道”为何?当然首先靠人:长辈、亲朋、老师、邻里,甚至同好同行而未必相识者;其次要靠文献文物、山川景物;最后靠系统的学习(各级各类的教育、培训)。三者之中,文献、文物是可视的依据,里面储存、蕴藏着民族的历史沧桑、信仰道德、经验智慧。中国是世界各国中传世典籍、文物最为丰富,时间跨度最大的国家,当有越来越多的人涉足并乐在其中,讲授者、研究者形成了浩荡的群体,这样就可以言之而成理,也能鉴古知今,明白地回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这些人类由古初就思考、研究的根本性问题;看清楚当今国家所奉行的一切准则、瞄准的目标,都是在几千年来列祖列宗、先圣先哲的体验、总结、冥思、践行成果基础上的再发展、再超越,于是在一个新的层次、新的境界上又增强了文化的自信、自觉与自强。
  中华文化有着不拒他者、善于“择其善者而从之”的优良传统,在对自己的文化充分自信、珍惜的根基上,文化发展的外动力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而在与异质文化冲撞、交流、互学和相融的过程中,中华文化的“家珍”——传世的典籍依旧是后盾,是取之不竭的思想宝库。当然,时代变了,语言变了,学习思考方法变了,对中华文化无论是要“传”还是要“承”,都需要把保存在典籍中的宝贵的历史和思想,用新的方式、新的工具和新的话语进行叙述、阐释、翻译。
  。编纂《中华传世藏书》意在典籍的传世,乃至走出国门,所以,全书采用简化规范字,横排,按国家标准施以标点符号。自古典籍的句读一向是读书人入门的一道坎,历代甚至出现过一些名家读破句子的公案,其难度可知,何况其中还有见仁见智之争。参与此文化工程的编委、专家,极力追求完美,已竭其力,但仍渴望读者摘其瑕疵以教之。
  就在本书出版之际,将其数字化(数据库、电子书、用户端查阅、有声阅读等)的工作已经启动。《中华传世藏书》不论以什么形式奉献于读者面前,都不过是传承、弘扬中华文化的一种工具,要让它所汇集的,或者说保存在中华大地上和流散于海外的民族典籍中的英华活起来,开出光彩耀眼的新花,散播于城乡,还需海内外学者专家、艺术家、文创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和创造。而让中华古老文化重新焕发出令世界艳羡的青春,也正是为本书做出贡献的所有朋友的初衷。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同学们,这首诗描写的是哪个节气的景色?你从中感受到了什么?”
  10月23日,霜降,在江苏无锡市南长街小学的一节“品德与社会”课上,教师诸向阳以唐代诗人张继的诗《枫桥夜泊》切入,和学生一起穿越时空和课程界限,带领他们感受节气物语。
  “每个节气到来时,为学生上一堂节气文化课。一年下来,上了20堂课。上届六年级很多毕业生留言,印象最深的就是节气文化课。”诸向阳告诉记者,让学生在节气中观察生活,感受生活,既能培养其敏感的诗心和科学的生活态度,更能让他们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让优秀传统文化在学生心中生根发芽。
  “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中小学扎根,课程建设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而传统文化课程不同于语文、历史、政治等学科课程,重点在文化,文化教育根本上是美育,要围绕美展开。”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程章灿表示,虽然不少地区、学校在课程建设方面都做了积极探索,但就整体看课程内容的系统性、整体性还有待提升,“具体可围绕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重点的家国情怀教育,以仁爱共济、立己达人为重点的社会关爱教育,以正心笃志、崇德弘毅为重点的人格修养教育等方面展开。”
  中国历代编纂的丛书,名声最大的,莫过于清代乾隆年间集中全国学术精英合力编纂的《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收书3460余种,字数超过7亿。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图书编辑出版工程,充分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但是,《四库全书》过于庞大,后人使用甚为不便(其实其编纂的主要目的只是保存之,并供极少数人使用)。此外,自《四库全书》编成至今,两百多年来又有不少《四库全书》未收却很重要的典籍被发现,又有大量新的重要典籍问世。对于今日之中国和世界,《四库全书》已既不太实用,不便于普及,也不“全”了。

上一篇:海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主要窗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