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云马出行APP已停止运行
  当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5家平台迅速停止运营,在限定时间内,自行对本平台车辆进行清理,并退出杭州市场。
 
  一天后,云马出行发布了正式公告,称“云马出行APP已停止运行,试运营期间所投放的车辆也已全部回收,不再提供共享电单车服务。
 
  虽然互联网电动自行车遭遇了政府的“冷待”,但杭州的电单车并未减少。恰恰相反,一些电单车品牌还在悄悄地进驻杭州。
 
  被约谈的骑电没有退出市场,打开它的地图可以发现,骑电在城西划定了一片运营区域,在该区域内仍然可以找到电单车。
 
  杭州公共自行车“小红车”去年就发布了电单车车型,最近它宣布要在滨江投入1000辆运营。小红车的电动助力感较弱,需要在骑行时用力踩动才能感觉到推力。
 
  根据杭州网的报道,杭州市运管局的相关工作人员曾表示,目前官方的意见和态度没有改变,仍是暂时禁止互联网电动自行车服务,并且已经搬走了500多辆共享电单车,对不属于互联网共享单车范畴的电动款小红车也进行了沟通。
 
  高昂的成本会拖垮电单车产业吗?
 
  电单车造价高昂,很难形成共享单车的规模,且使用费用的增加也有可能降低用户的骑行意愿。如果说制造成本还有可能通过高频的使用填平,达成收支平衡,那么运维成本则可能成为一个无底洞。
 
  为什么这么说?电单车的生产成本是固定的,当使用频次增加后,看得到收回成本的希望,且大规模制造的情况下,边际成本较低。但运维成本不同,使用频次增高时,运维成本相应地线性增加,营收必然受到挤压。
 
  街兔虽然限定了运营范围,但并没有要求用户定点停车。这意味着电量耗尽后,运维人员需要一辆一辆地将其寻回,统一进行充电,之后再进行投放。
 
  如果一直不上线“定点停车”,那么运维费用将难以压缩。若上线“定点停车”功能,灵活性又受到制约。共享电单车摇摆在这两难的夹缝中,仍然在寻找更好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