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还有一丝超现实的荒谬感
  在上一篇连载中,我们讲述了黑名单事件的第一波高潮——卫哲、李旭晖的去职,这一次我们要讲述的是黑名单事件的第二波高潮——阿里巴巴B2B公司从vp到基层主管的被整肃。
 
  他们大多在阿里待了10年以上,亲身体会了阿里从1到100的全过程,也一般被阿里集团内部认为是阿里价值观的代表。
 
  任何一个有前途的公司,都有一批多少与之类似的中高层。很多时候,他们因为身上常有的“忠诚”而在公司创始人眼里体现了“执行力”。
 
  当一个公司的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发生冲突时,这批人的情绪往往会受到过度伤害。
 
  在黑名单事件中,阿里的这批人的情绪反应要浓烈的多。那将是一次贫贱之交的分手。
 
  以此为界限,阿里巴巴B2B公司的演变进入了另一个方向。
 
  在卫哲辞职现场的阿里巴巴B2B公司的干部们很快意识到,与其想着卫哲离职的真正原因,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办:
 
  CEO、COO都引咎辞职,那我们逃不掉了,肯定要接受处分。要“砍掉”卫哲,一定要有人给他“陪葬”,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个价值观事件的肃清呢?
 
  不过,他们忐忑已久的心到底是落地了,毕竟CEO、COO已经承担了自己的责任。从VP(副总裁)到区域经理都知道自己在黑名单事件中要承担一些责任,但没人觉得自己会承担很大的责任。
 
  那时担任广东大区大政委的张卫华认为自己的想法有代表性:“我们自问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太大的过错。我们前线知道这件事情(黑名单客户)后已经解决了70%的问题。我们很多人都不认为自己有很大的失职,所以不知道怎么做。”
 
  但马云和独立调查组并不这么想。他们认为,那近100名涉事员工意味着有近5000人的直销团队、所有员工数超过13000人的阿里巴巴B2B公司的价值观出了大问题。
 
  解决方案正如此前公告中所言,“这种组织性的问题需要本公司继续强化价值观才得以解决。”
 
  为了“强化价值观”,独立调查组认为,应按照连坐制对阿里巴巴B2B公司管理层予以处罚。以英文站后台的黑名单客户数据为源头,各大区按图索骥,找到签黑销售员对应的管理层。“省长”和大政委们再按照黑名单客户数的多少,将对应管理层的处理名单和处罚建议上报给主管中供的副总裁干嘉伟。
 
  虽然干嘉伟说“处罚名单方案是我一手弄的”,他还将处理方案向已离职的李旭晖做了汇报以示尊重。但无论干嘉伟还是李旭晖,对某人应降级还是辞退只能起到润滑作用,决定权属于独立调查组。
 
  从干嘉伟开始的管理层,更多是去自上而下的执行对某人的惩处方案。也就是说,虽然决定权不在自己,但他们能充分体会手刃兄弟的痛苦。
 
  大概从2011年3月初开始的针对管理层的惩处动作,算是阿里巴巴B2B公司的内部事件,并未进入公共视野。
 
  “当时是Savio和蒋芳过来做访谈。我说要不把我(的处理)先谈了吧,我在名单的第几个?我当时不知道我可能被辞退还是被降级。公司说你肯定也在处理之列,但你是大政委,你要把所有人安排好,谈心的谈心,降级的降级,劝退的劝退。谈完之后你是最后一个(处理)。”
 
  张卫华对重读DeepRead(微信ID:zhongduchongdu)说,“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一份悲壮?我兢兢业业的安排了几十个人的访谈。这是多大的悲壮?当我知道了消息,他们还不知道的时候,他们来问我,老张你肯定知道,你告诉我,到底我走还是留?我怎么说?”
 
  悲壮之外,还有一丝超现实的荒谬感。业绩最好、黑名单客户数量最多的广东大区需要开除一名区域经理,独立调查组选定了深圳二区的区域经理。
 
  这是一位阿里巴巴的老员工,业绩十分出色。当曾为深圳一区区域经理、现为大政委的张卫华告诉他时,得到的反馈让张卫华很尴尬。
 
  “一开始他不接受,肯定想挽回。他就说为什么是他?我说这是公司的决定。他问公司怎么决定的,你告诉我?我说你区域内黑名单客户有多少多少个。他就问:‘老张你的业绩最好,黑名单客户肯定比我还多,公司为什么不开除你要开除我?’”张卫华无话可说。
 
  深圳二区经理所言属实。之所以没开除张卫华,或许是因为他早已升职,在那个时间点业绩最好的是深圳二区,或许是因为张卫华“人脉很广,人际关系很好,多种善因”,或许是因为深圳二区的经理比较倒霉。
 
  张卫华回忆道:“把‘深二’的经理开了,‘深一’的经理保留。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因为我当时的身份是大政委,还让我去面谈,也绝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谈。我难道跟他说,因为不能开我,所以开了你?
 
  我在面对他的时候很无力,没办法聊。大家就熬着,我们想先用时间熬到他签字为止。我说大炮(方永新)你来,我跟方永新一起去谈的。公司怕我们谈不了,还派了一个淘宝调过来的HRBP(人力资源经理)陪我们一起谈。”
 
  无论如何,这场夹杂着痛哭、谈判和大量沉默的辞退谈话很难进行下去。煎熬、尴尬的5个小时过去后,深圳二区的经理仍然不愿意签字。张卫华一行人铩羽而归。
 
  “谈不下来,怎么谈得下来?没道理的,因为你自己内心过不了这一关。”不只这一个,张卫华含泪去谈的很多人都是如此煎熬。“我对他们很了解。我觉得很多人的价值观没有太大问题,在坚持客户第一、诚信这些方面做得非常不错。”
 
  兼任阿里巴巴B2B公司CEO的陆兆禧出面,与深圳二区的经理谈话,说服了后者。这还没完。那时阿里巴巴B2B公司里,关于一定要开除一位大区总经理的小道消息越来越多。
 
  按照公司此前的肃杀劲儿,扬子江内心深处对自己可能会被开除无疑有心理准备。毕竟广东大区出产了数量最多的黑名单客户,而扬子江在“狂风行动”中担任了最长时间的广东大区总经理。
 
  但扬子江还是找到张卫华求证:“老张你跟我说,(要被开除的“省长”)是不是我?”
 
  张卫华当时已经知道结果了,但是他跟所有知道结果的人一样不忍告诉扬子江。“没法告诉他,怎么告诉他?”张卫华只好说:“可能不是吧。”
 
  扬子江回道:“肯定是我。”
 
  确实是他。独立调查组认为前广东大区总经理扬子江应被开除。干嘉伟对此表示无能为力,“我那时候能保一个是一个啊。但种种迹象表明,扬子江是保不住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