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摩配行情 >

摩配行情

“互联网+”以规模化换取使用价值
  “作为一种绿色出行方式,共享单车深受人民群众欢迎,同时需要政府、企业和使用者共同治理,共同解决问题。”在3月5日的“部长通道”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对共享单车的作用给予肯定。
  与此同时,对于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维护不及时、押金难退等问题,李小鹏认为,问题背后,既有政府不作为、服务不到位的问题,也有企业服务不到位的问题,还有极少数用户不文明使用等原因。
  对此,李小鹏指出,共享单车在解决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所以,我们要共同治理、共同维护共享单车,让共享单车能够发展好、使用好、维护好,为人民群众服务好。”
  同样肯定共享单车作用的,还有科技部部长万钢。
  在3月10日举行的记者会上,万钢解释,之所以将共享单车列入“新四大发明”,在于其共享理念和共享背后的科技支撑。
  “共享是一个创新,共享背后的科技支撑——导航定位有北斗,移动互联有中国宽带,还得有第四代移动通信。你看大数据、云计算后面不就是超级计算技术吗?包括治理乱停车、用电子围栏,这些也都在国家科技计划重大专项中产生的技术。我所感到高兴的就是,这些国家的重大专项已经到了创业者的身边,他们可以无障碍地获得,技术集成又满足市场的需求。”万钢说。
  不要随意贴上“乱象”标签
  不过,共享单车的乱停乱放、维护不及时等问题,也给城市治理带来了很大挑战。
  全国人大代表、合肥公交集团有限公司客服中心副主任李祥斌早已注意到共享单车的诸多问题:“由于共享单车投入量过剩且缺少强制性约束,使得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现象严重,挤占公交站牌、占据人行道上的盲道、堆放在小区门口,这些严重影响市民出行和生活。”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海南省委主委康耀红认为,共享单车在提升城市交通运行效率、缓解交通拥堵压力、节约能源减少污染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愈演愈烈的低价营销模式、实名认证注册APP时的个人信息泄露的隐忧等。
  “共享单车的出现,给交通发展和城市管理带来了新的课题。在竞争的初期阶段,企业在车辆投放、运营维护、管理调度等方面缺乏经验,造成部分地区不同程度地出现过度投放、无序竞争、车辆调度不及时等问题,影响市容市貌、挤占其他公共空间。”全国政协委员、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傅军指出。
  对于共享单车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新生事物的发展,肯定会有一个摸索的过程,不要随意贴上“乱象”标签,要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备受关注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13日提请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审议。方案显示,改革后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组成部门变成26个。
  从组建生态环保部、市场监管总局等一大批新部门,到合并省级及以下国地税等,调整力度之大、数量之多,深刻彰显提高政府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的决心。
  近年来我国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取得积极成效,但与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期待仍有不小差距。放权不到位、不配套、不衔接情况时有发生;监管缺失、执法不力、服务错位等问题仍然存在;政出多门、推诿扯皮、机构重叠等问题依旧突出。这些都成为建设服务型政府的重要制约因素。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这为国务院机构改革指明了方向。
  紧紧围绕群众需求,突出问题导向,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清晰勾勒出新时代政府建设的科学蓝图。该管的要管好,加大力度管到位,比如将分散在环保部、农业部、国土资源部等多部门的监管和执法职能合并,组建新的生态环境部,为人民守护青山绿水;涉及人民群众多方面切实需求的要管得更有效,比如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行统一的市场监管,让群众买得放心、用得放心、吃得放心;有的地方要加强,比如专门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更好保障军人军属合法权益。
  改革开放40年来,已进行了7次政府机构改革。本次国务院机构改革聚焦发展所需、基层所盼、民心所向,通过改革国务院机构设置更加符合实际、科学合理、更有效率,有利于转变职能、提高效能,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近两年,便捷又环保的共享单车在各大城市发展得异常火爆。据统计,截至2017年12月,中国共享单车企业在国内超过200座城市投入2300万辆共享单车,累计提供骑行服务170亿人次,最高日达到7000万人次。与此同时,“共享单车死伤一片”“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城管扣了车却不知该怎么办”“多城市出现共享单车’坟墓’,万辆单车堆积成山”“共享单车倒闭,退还押金难”······各种负面新闻也迎面而来。
  其实,作为互联网经济的新产物,共享单车遇到的问题并非偶然。从“网络刷单诈骗团伙悄然兴起”到“90后微商太拼,为吸粉建群发黄色小视频”,再到如今正在沦为失控的资本竞赛的共享单车泡沫,“互联网+”产品一旦发展到一定规模,弊端便会重复显现。“互联网+”以规模化换取使用价值,在带来“宝物”的同时也潜伏着“陷阱”。
  互联网经济与现实接轨,离不开一个个虚拟的节点,任何互联网公司总是要考虑如何增加节点,扩大规模,在降低研发和使用成本的同时,让企业效益最大化。这就很容易使其陷入不理性的扩张之中;同时,网络空间的虚拟性、间接性和隐蔽性常常使得用户误以为不受任何约束,常常忽视社会道德,乃至触碰法律底线。
  在今年“两会”记者会上,李克强用“层出不穷”形容“互联网+”等新业态。“互联网+”的新经济形态,持续震动着各个行业,甚至颠覆了整个经济规则。时代倒逼治理之变。新业态的发展放大了市场监管的漏洞,频繁发生的“创造性破坏”加剧了市场治理的难度,旧的市场治理模式已经难以为继,行业发展与监管逐渐脱节。这一切都呼唤着政府因时制宜地调整和创新治理机制,大胆运用互联网思维,完善市场监管。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定位是非常正确的。毋容置疑,在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中也应该坚持这一原则。政府允许并鼓励“互联网+”这种新的经济形态在市场经济中大展拳脚,其自身也要积极寻求用好“有形的手”的新途径,充分利用互联网为市场监管带来的机遇和便利,履行好市场监管这一政府基本职能,为互联网经济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实现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