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科普的社会氛围悄然改变
  早在科技活动周开始前一周,中科院物理所公众科学日的6000个名额就已约满;全国科技周暨北京科技周开放当天下午,军事博物馆迎来参观高峰,等候入场的观众排出数百米长队。
  “从被动组织参观到主动抢票参与,观众的变化太大了。”谈及18年间公众参与科普活动的变化,中国科普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志敏深有感触地说,科普活动和公众需求结合日趋紧密,高校、企业和科研院所也投入更多精力,吸引更多公众参与科普。
  浙江杭州某中学为了提高教师在课堂上的管理效率,启用了一套“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通过现场摄像头对教室内学生进行“刷脸”匹配,完成考勤,还会对学生阅读、书写、听讲、起立、举手和趴桌子6种行为,以及高兴、反感、难过、害怕、惊讶、愤怒和中性7种表情,每30秒进行一次扫描,实时统计。系统对学生的课堂专注度进行数据分析,并将结果反馈给教师。比如,趴桌子会扣分,达到一定分值,系统便会提醒任课教师,任课教师可根据提醒进行教学管理。
  笔者认为,虽然这套课堂行为管理系统并不是为了记录学生影像,而是将行为和表情转化为代码进行分析,且大大降低了学生隐私泄露的风险,但仍然让很多人感觉不适。对此,不少网友感慨,幸好自己早已毕业。无独有偶,重庆某中学不久前也在教室内启用了一套人工职能分析评估系统,校方宣称可以对学生的课堂表情进行实时分析,精准判断学生的学习理解程度。
  学校改善课堂效率的初衷和努力是好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人工职能的发展,让过去依靠人力无法做到的事情成为可能,如实时记录学生的课堂表现,这无疑是一种技术赋能。但技术赋能是一柄双刃剑,甚至有可能与教育初衷背道而驰。姑且不论人工职能是否可以根据行为和表情准确分析学生的真实状态。比如,学生微笑就一定表示他们高兴或已经懂了?学生趴在桌子上就一定表示他们不专注?人类的表情和动作系统是复杂的,人工智能很难精准理解。而且,对于处于监控下的学生来说,这种分析记录往往会失真,有可能是监控者想要什么,被监控对象就会提供什么。而监控者所希望学生表现出来的行为和表情,真的能改善教学效果?趴着听讲本来是一种很自然的学习状态,但为了不扣分,学生只好挺直了腰,反而可能走神。为了配合监控,没有听懂也装作微笑,不懂装懂,这种失真的反馈对于改善教师的教学又有何益呢?
  课堂实时监控背后的管理方式和理念值得警惕。就杭州该中学而言,校方介绍学校实行选课走班制度,“刷脸”考勤大大精简了以往打卡、点名的环节。但是,选课走班的核心是什么?赋予学生最大的自由选择权,让他们可以根据个人的意愿、兴趣、能力、水平去选择能够满足自身需要的课程,从而激发学生的自主性。然而,当选课走班遇上了“刷脸”考勤,遭遇了行为、表情实时监控,这本身就是一种滑稽和讽刺。
  高科技确实在很多方面提高了学校管理的效能和水平,但之所以诸如“智慧课堂行为管理系统”之类的高科技手段屡遭非议,正是因为人们担忧这种管理方式违背了教育规律,也可能对学生的人格尊严造成损害。人们更担忧的是管理者依赖高科技管理学生和课堂,过分关注纪律和所谓的“专注度”“投入度”,满足于数据的光鲜亮丽,却把学生的真正需求放在一边,与创造相对宽松的学习氛围,与教学管理、课程建设的提质和教育思想、教育机制的改革方向背道而驰。如此,高科技发挥的甚至是“助纣为虐”的作用。
  目前学校管理中还有另外一种现象,比如不久前媒体曝光的一些学校,要求学生上厕所要开请假条,为了防止早恋,禁止男女生交往,划定严格的交往距离、食堂分区,等等。这种管理手段传统得不能再传统,与利用高科技手段对学生进行实时监控相比,两者的技术含量有着天壤之别,但两者遭人诟病的原因恐怕都在于缺乏对人性的尊重,缺乏对学校管理的教育本质的尊重,从而可能走向管理目标的反面、走向教育的反面。 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郑念告诉科技日报记者,2006年—2015年,我国参观科普展览人数呈上升趋势,2015年接近2.5亿人次。仅2015年,全国科普展览举办16.1万次,较2014年增长4.2%。“十年间,越来越多的科研机构(含大学)参与到多项科普活动中,并形成了对社会开放的长效机制。”
  最近走红网络的涂鸦井盖,印证了专家们的说法。19日,中科院物理所公众科学日现场,不少人和换了“新装”的井盖合影留念,每个卡通图案对应一个物理学公式,让高冷的科学有了艺术的温度。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他们从上千个物理学知识点中反复斟酌后,精选出24个公式,并且邀请专人进行设计。
  内容升级提高科技含量
  说起较早的大型科普活动,张志敏的记忆倒回至十多年前,“当时的科普内容停留在一些贴近生活的科学常识普及,如怎么节水节电、节能减排等”。她说,自2006年实施《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06—2020)》,以提升全民科学素质为目标的社会化平台开始搭建,科普的社会氛围悄然改变。
  “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参与,助推科普内容‘升级换代’。”张志敏说,2007年,《关于科研机构和大学向社会开放开展科普活动的若干意见》发布,促进了科研院所的逐步开放,科普内容也从科学生活常识转向前沿科技。
  让我们将目光投向第18届全国科技周,步入位于军博的北京科技周主场,最热闹的当属科技创新“惠民生”区域,弹奏智能钢琴、操控高铁模拟驾驶台、VR体验滑雪,琳琅满目的科普装置让青少年流连忘返;大人们在观看重大科技创新成就与科普成果的同时,更能感知、体会科技创新蕴含的科学精神、科学思想。
  形式拓展优化体验
  18年来,科技活动周的形式和内容得以极大丰富,为公众的科学素质提供了润物细无声的滋养。以前的科普活动以展板展示为主,如今,手绘漫画、VR体验、夜场活动等轮番上阵。从敞开大门迎客到公众主动抢票,迎来“成年礼”的科技周显得魅力十足。
  “科普活动呈现出多技术融合、活动方式创新、线上线下结合,科技与文化、艺术结合,科普与创新融合的发展趋势。”郑念称。
  在张志敏看来,展板展览等一些传统形式仍有存在的必要。“科普形式的不断发展,让各个年龄层的观众都能找到喜爱的参观方式。”
  从第一届全国科技周聚焦“科技在我身边”,到今年的“科技创新 强国富民”,18年间,科技周的主题与时俱进。“虽然每一届主题的侧重点不同,但有一点是不变的,传播科学精神、提高科学素养,满足公众对科普不断变化的社会需求。”张志敏说。